南京淼海数码科技有限公司

科技未来 智绘旺海 宽幅数码打印设备制造商
您的位置: 首页 > 新闻动态

旺海科技新闻列表

全国服务热线

18913398918

行业资讯

uv机即使有也无法和赢家共存
发布者:南京淼海数码科技有限公司 发布时间:2021-4-8 8:50:45 点击次数:10 关闭

  在《赛博朋克2077》引爆互联网的这几天,夜之城的bug实录也开始满天飞。在一个广为流传的视频中,当主角攻击一名坐在轮椅上的残疾人时,他会直接穿模,甚至双手抱头站起来跑掉。

  于是在两天前,波兰游戏开发商CD Projekt Red(以下简称CDPR)正式回应,表示即将退出补丁,但等不及的玩家也可以在接下来的一周内退款——赛博版七天无理由。

  不过一切都挽回不了CDPR的股价暴跌,从发售以来,CDPR的股价总计下跌了28%,也就是说在6天时间内市值蒸发约7亿美元。

  CDPR向来是一家神奇的,说市值蒸发吧,人家也有蒸发的底气,毕竟前作,也是的神作《巫师3》一个月就能为CDPR带来不到2亿的收入。

  今年,CDPR力压另一游戏大“育碧”成为欧洲市值的,然而对比育碧旗下无数的IP与大作,CDPR能拿出来的作品算来算去也只有巫师系列与赛博朋克。

  玩家心中的救世主,烂好人,独立游戏工作室心中的无良甲方,员工心中的福报老板,CDPR,矛盾的综合体,也是大家口中的——波兰蠢驴。

  育碧是土豆,因为育碧旗下的游戏有些巨卡无比,且bug众多,于是喜提土豆服务器称号。

  CAPCOM外号卡婊,因为是炒冷饭之王,旗下的几大IP都被回锅过至少三四个版本;而拥有质量效应和龙腾世纪等高质量游戏的bioware则又名gayware,以游戏中男性角色都十分精美而女性角色大多粗糙著称。

  蠢驴的蠢,不在沙雕,而在于过于良心。良心到让网友质疑“你们是怎么存活到今天的”。

  像Steam平台,玩家玩到不满意的游戏想退款怎么办?平台规定要在14天内且游玩时间小于两小时才可以。然而在蠢驴旗下有一个类似steam的游戏发布平台,名为GOG。在GOG上,你甚至可以感受到30天无理由退款。

  要知道,游戏可不是衣服鞋子,30天的时间里,足够玩家把一个游戏的一周目通关了,废寝忘食起来,一周也能肝出个结局。也就是说,玩家在GOG平台上完全可以白嫖到3A大作转手退款。

  那么不在GOG平台上怎么办?没关系,GOG平台上架的游戏全是没有防盗加密的,也就是说,一个玩家在这里购买游戏之后,转身就可以把游戏拷贝出平台,给任何玩家免费游玩。

  再说让波兰蠢驴走上神坛的《巫师3》,本身画面就极其精美,剧情也不错,重要的是常年只卖几十块。而在之后的两年内,蠢驴追加了12个免费DLC和两个扩展包——《石之心》和《血与酒》。

  在各大游戏商恨不得在游戏每个角落都放个收款码的当下,DLC当然也要卖出像样的价格,然而蠢驴就免费附赠给玩家与本体同样质量的DLC,不得不让玩家感叹蠢驴之“蠢”。

  后来有玩家发现《巫师3》有一个彩蛋,玩家去买道具的时候可以为主角杰洛特同时戴上墨镜和驴耳朵,这或许是CDPR在自我调侃被中国玩家称为“蠢驴”。

  毕竟蠢驴的创始人兼CEO Marcin Iwiński在采访中表示喜欢自家这个中文外号。

  良心似乎带来了成效,今年5月20日,蠢驴的市值达到81.3亿美元,超越老牌大育碧,成为欧洲市值的游戏。

  主打情怀的蠢驴竟然打败了财大气粗的育碧,这象征着什么,理想主义的胜利不是吗?

  在鸡蛋与墙壁的碰撞中,我们总喜欢看到鸡蛋的胜利,在理想主义与现实的对决中,我们总希望有理想的人成为赢家。

  没有一家喜欢盗版,蠢驴自然不是例外。在《巫师2》发售之初,蠢驴是加过防盗版技术的,然而迅速被破解。

  后来,蠢驴甚至向盗版玩家宣战——向德国境内数千位《巫师2》盗版用户发出律师函,要求这些用户就使用盗版《巫师2》作出赔偿,否则将向德国法院提起诉讼。

  然而这样的举动却引起玩家普遍而激烈的抗议,在他们看来,不购买就要被告的操作无异于“敲诈勒索”。

  无奈,蠢驴只能取消控诉并向玩家道歉。后来,蠢驴做出一个现在看来无比正确的决策:之后发售的游戏都不会再采用DRM加密技术,并且不再去讨伐盗版玩家。这是因为他们看到了玩家社群的巨大舆论力量,与其得罪所有玩家,不如尽量培养口碑。

  继《博德之门》与《巫师》系列之后,蠢驴旗下的IP变成了“波兰蠢驴的良心”。

  要知道,能拥有一大批忠实拥趸用户,对于任何游戏来说都是宝贵的财富。早期暴雪是用毋庸置疑的游戏品质才打动了玩家,获得了一批原始暴白。而CDPR则用的是品牌营销,也就是所谓的”波兰蠢驴的良心“去拉拢玩家社群。

  30天无理由退款这样的规定一出,玩家们几乎是爆炸性的狂欢。大家高喊着“蠢驴救世”,一边再次给蠢驴推上无可企及的高度。

  然而,玩家狂欢的背后,是一脸懵逼的独立游戏开发者和发行商。在这项政策公布之前,他们对此毫不不知情,没有得到任何关于政策改变的通知,更没和他们商量过。

  一名独立游戏开发者在推特上大倒苦水:“我不知道这一政策所带来的影响会来什么,我们制作的单机游戏在几天内就可以完成,而玩家一旦通关,就没有理由再回来玩了。

  当Steam改变了退款政策后,我们发现退款率大幅上升,甚至有之前的三倍。我们的预算本来就很紧张,这会让情况变得更糟。对我来说,的问题是我们在这件事上没有发言权。我们制作游戏并把游戏放到这些商店平台上,因为没有其他选择。对于我们这些小规模游戏的开发者来说,无法与市场进行对话,也无法去讨论我们的游戏是如何被销售、营销、移除甚至滥用的,这种无能为力真的太可怕了。”

  “玻璃门”是欧美的职场社区之一,用户们可以在玻璃门匿名点评自己的雇主,在“玻璃门”上,蠢驴只获得3.6/5的评分。

  虽然骂前东家是全世界普遍现象,但我们或许可以从蠢驴的这些前职工口中,看到蠢驴内部的一些问题。

  波兰的人力成本,在发达国家居多的欧洲算是比较低的。换算下来,同样的岗位,育碧能提供的薪水相当于蠢驴的2-4倍。因为GOG平台不防盗版的关系,夸张的一年,只赚了7800美元,但蠢驴之所以有底气继续磨更好的作品,人力成本的压榨也是原因之一。

  玩家们玩着蠢驴的梗,却只是围城之外的看客心态罢了,深入围城之中,一切的光鲜被扒下衣服,却发现没有那么良心和傻子,即使有也无法和赢家共存。

  用降低人力成本的方式提高游戏质量,以损害独立游戏工作室利益的方式,提高在玩家群体的口碑。

  《赛博朋克2077》8年的开发期间,已经有大量核心成员流失。2016年,《赛博朋克2077》的早期设计团队被打散重组,项目总监换人,所有前置工作砍掉重做。2017年,四名主创级别的员工离开,随后发布了240多个招聘岗位。

  对于一家游戏商来说,一个项目结束后有一批员工跳槽是很正常的情况,但CDPR游戏发售后员工离职率接近50%。他们每完成一代《巫师》,就会有近一半的员工跳槽。

  毕竟谁都不想赚来的钱是老板的,卖的命是自己的,还要一边看着别家员工赚着翻番的钱。

  这让人难免猜想,是不是离职的员工们交接工作太匆忙,才导致这么多的bug。

  我们喜欢慕强,这是人之本性,但波兰蠢驴的故事在于,我们在慕强的同时,却又总喜欢给赢家安上单纯天真的人设,希望天真的人就能成为下一个赢家。但事实上,走向强者的路上,恐怕再天真的“蠢驴”,也会碾压那些更单纯的弱者。
以上信息由南京淼海数码科技有限公司整理编辑,了解更多uv机,赛博写真机,赛博喷绘机信息请访问http://www.wanghaishuma.com